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乐的博客

在动中展示自己,在静中欣赏自己.

 
 
 

日志

 
 

引用 “娶”上个好名字  

2008-10-12 10:21:05|  分类: 好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雪霁风清“娶”上个好名字

                                ------雪霁风清

 

板桥墨竹

昨晚夜读《郑板桥文集》,已是子夜时分了,忽然咚咚门响,闯入一个酒醺的朋友。脸红得快烫坏眼镜了,好在还是清醒。这位朋友书画、弹唱,都是不错,还是鼓队的指挥。这种舞鼓已申请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频频外出演出,他多少有点意在必得,难得醺上一回。今晚不知在哪里吃醉了,深夜来访。

于是两个彼有活缘的人,在子夜时分,夜阑人静之时,兴致勃勃地天南海北。说到郑板桥颇有篆字意味的字,还有韵味隽永的兰竹。最后说到“板桥”的名字上了。于是信口开河,拉扯起名字的逸闻趣事,义务地替户藉民警查了一下户口。

人,确是得有个好名字,“美名”是个好东西。一个凸现意境悦耳上口的名字,会小鸟依人陪伴主人一辈子,这是一个人一辈子的艳福。就是说,取名,应该是“娶名”吧。

朋友满嘴酒气,一开始便开了荤。说有个男子姓毕,家里取名为“毕运涛”。瞎子一听,也会不禁扑哧一声。这样的名字跟人一辈子,实在是委屈终生。但是,我一猜便知,是朋友自己在有板有眼在编名字。

我在他的荤单上加了一个真人实名。“毕新红”。那是在培训期间的一个学友。教授点名时,自己话音未落便脸红了,倒是女学员沉静如水,名字跟了很多年,早已无动于衷。看来这老家伙满肚子晃荡着墨水,也不是个好东西。

还有一个以前的同事“杨苏伟”。每每相遇,大的小的都口口声声“伟哥”,小杨倒也心平气和。其实,他长相清秀俊朗,聪明能干。绝对没有萎萎怩态。

一会儿,我们的话题走上了正经。他说,取名一定要避开谐音,那样才能“避邪”。他打了一个饱嗝,一锤定音,说完又拿起了桌上的一个桔子。嘿,闲谈消食,一点不假。

我补充道,还要考虑平仄问题。虽然两字,三字,或四字,不是五言七绝,但抑扬顿挫的音韵,却能给名字增色不少。像郭靖,杨采妮,东方欲晓。清越的音声极为悦耳。如果只是四声中的同一个声调,则往往叫来令人气喘吁吁。奥运会射箭冠军张娟娟,名字如人,娟娟秀美。箭艺超群,力挫大韩。可是,三个字全是阴平调,读来有点费力。名字比箭艺,稍逊风骚。

以下就算作对话的总概吧。中华汉民族的家族观念,在名字上体现得很是深厚,恐怕其他任何民族都望尘莫及,无可比拟。家族中范第二字的,范第三字的,都有。范第一字的,那是姓。所以一看名字,便找到了坐标,知道他在族中位列几服。曾经听到一个全姓冯的村子,二字范“作”。有一个村部委员,名字为“范作爱”。村民平日声声入耳的全是“冯作×”,所以也不觉为怪,或者也根本没有意识到不妥。平时,他们只提“睡觉”,根本没有听到那种文雅。倒是有一次,他去镇上商店赊帐,伙计一问名字,口中的饭食喷遍了柜台,笑得忘记了记帐。好吗,听了名字,逗你一乐,省下了钱财。

“吃饭了?”“上哪儿去?”常人相见,招呼如此。陌生人相见,“姓字名谁?”便是开门见山的寒喧。“免费姓张,叫张冯超。”这个名字,一看便知道父母大人姓字名谁,永不忘本。李程林,也不例外,如是女子,倒让人闻到“李程氏” 样的旧世遗味。

打着时代烙印的名字,让人想起来心中暴乱,惴惴不安。而这样的名字就如凫拥雀跃,跳动在眼前。且不说像“援朝”这个共产主义式的名字。文革时代,有多少孩子的名字都挂着热血与忠心的油彩。卫东,卫红,建国,建中。全国有多少这样的大名与小名,说不清楚。

刚刚吃饱肚皮的八十年代,名字大多也是父母之命,瞎子之灼的产物,来得特别地随意。王刚,李强,张红,刘艳。文化底子不厚的父母,都忙着打理田里的庄稼,连坐下好好地为孩子取个好名字,也懒得或是顾不上。信手拈来,顺耳听来,扔给了孩子。

有个同事深恶痛绝自己的名字,父亲上了几天夜校,底子薄,母亲又不识字,所以去请教三爷。这位老牌的党员,曾在九十年代还鼓励他,工作时,别忘了在桌上摆上一套〈毛泽东选集〉。这位前朝遗老,选了个“建红”,老家人却古董,认为有点女性化,最后改成了“建忠”。朋友时时耿耿于怀,每每路过派出所,总是不忘询问能否改名。回到家来,望着一堆自己的证书,唉,动一发而牵全身,算了吧。待老死之时,墓碑刻上个好名字吧。

关于姓氏,听到一个相声段子。老张去老李家拜访,李太太嘴甜。“先生贵姓?”“姓张。”甜嘴又接着问,“是弓长张呀,还是立早章呀?”老张回家,闷骚媳妇。张太太很不高兴。隔天,老李回访,张太太开门便问,“ 先生贵姓?”“免贵姓李”。李太太心中暗喜,机会来了,正好露一手。“是弓长李呀,还是立早李呀?”西施效颦,弄了个落鱼沉雁。拾人牙慧,却将牙签抠起了指缝。真是木瓜脑袋,该敲一敲了。

 读书看报中,经常看到一些令人啧啧不已的名字。“傅抱石”,书画盛名的大师。有玉石之骨,也有抱负之声,却是不俗。毛泽东的大儿媳,刘思齐,取自“见贤而思齐”之语。还有徐悲鸿,悲鸿徐飞,催人落泪。庄户人家,是不会让儿女“悲”从中来。西门吹雪,吹雪本是日语中的汉字,可是读来音形俱佳,有点道法自然之感,姓与名天然浑成,有如珠玑。

杨荫柳,是中国教育家,发现民间艺人阿炳的重量级人物。由于杨的慧眼慧耳,听到待弟信手拉的曲子,才造访无锡民巷。阿炳与他的二胡与琵琶,才没有遗落于浩渺的人间,随岁月而湮灭。真是秀杨荫柳。

翻开书本,可见许多俊美的名字,过目不忘,唇齿留香。所以,为人父母,别忘了给自己的小孩,"娶"上一个不俗的名字。

不过,说来,名字也只是一个符号。拿动物来说,长虫,如果不叫“蛇”,无论取名为什么,这东西总会令人毛骨悚然。所以最终说来,还是人品重要,名字倒在其次。如果能两全其美,那是一个受惠于父母的有福之人。08-10-09 15:40---16:40    22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