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乐的博客

在动中展示自己,在静中欣赏自己.

 
 
 

日志

 
 

引用 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2010-07-12 14:57: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gongxiaoyue2010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我想过他们烂,没想到他们这么烂

文/龚晓跃

我现在最恨的一个人叫谭伯牛,这个在国内学界颇有姿色的历史学家,逼着我看了几个小时前的世界杯决赛。我抗拒这场球,是因为我预计荷兰队和西班牙队会踢得很烂。这是个常识,一支已经沦为功利走狗的橙衫军与一支笃信1比0主义的预选赛之王,因时因势苟合在一起,还能整出什么好事来。

但是我错了,我想过他们烂,却没能想到他们会这么烂。90分钟的闷战,足够把我从周公那里拉回到现实的情形,就只三次,一是德容凌空袭胸,二是斯内德踢倒对手后还假摔,三呢,是我们这伙人为了避免冷场,一直在玩着的一个小赌博,就是这场比赛究竟能贡献出多少张黄牌,有没有可能人手一张?天可怜见,我们本来是要赌所谓技术超好的西班牙人到底有本事连续传递几脚球的,后来实在没法赌下去了。

范马尔维克手下的中国式功夫与博斯克弟子的好莱坞式演技,是这场把人们的胃口吊得很足的决赛的两个基本点,至于我们非常在意的一个中心,则是他们为了苟活而祭起的丑陋打法。

我所见过的世界杯决赛,堪称伟大者,是1986年阿根廷对德国那场血战,马拉多纳率领阿根廷队两球领先,鲁梅尼格引导德国队顽强扳平,布鲁查加在终场前两分钟一锤定音——在这个要钱不要脸,要胜利不要美丽的时代,这样的决赛恐怕只能弥留在我们的追忆中了。最无趣的是1994年巴西对意大利的冠军争夺战,但那场比赛毕竟还有个风姿绰约的巴乔在那里左右着人们的视线,而荷兰人与西班牙人的这场交量,在剧情上几乎一无所有——我后悔自己没有躺在家里看这场球,场上那22个人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修理好我的失眠痼疾。

好吧,感谢国家,感谢伊涅斯塔在加时赛下半场那个进球,我们不用再看点球大战了:我真是担心他们点球也踢不进,一轮一轮罚到天明。

喜欢为了防守而拼命倒脚的西班牙队,过了这回冠军瘾后,该想想如何把进攻拾掇得更频繁更流畅了吧。而荷兰队付出史上最丑陋打法的巨大代价,不惜把自己由天上的雄鹰堕落成地上的老母鸡,也不能过上这把瘾,该试着重新飞回去了吧。当雄鹰的时候,荷兰队虽然两次与大力神杯失之交臂,然而赢回了多少敬重与泪水,至少球衣可以比现在卖得好得多。

这场决赛也许会成为功利足球的一次滑铁庐,跟我们一起在驿域天台看球的几十号人里,至少有一大半说,早知道他们踢成这个德行,就不白熬这一夜了。世界杯再这样混下去,还不如由欧足联把巴西、阿根廷以及非洲与亚洲冠军邀请到欧洲杯,反而能折腾得热闹好多。

昨天结束赛事的德国球员和乌拉圭球,可能会把这场决赛看成一个笑话。迭戈·弗兰完全有理由从西班牙的每一个冠军成员前骄傲地走过,他是南非世界杯当之无愧的最佳球员。而年轻的最佳射手托马斯·穆勒可以轻蔑地对这支几十年来进球最少的冠军队说:老而不死是为贼。

世界杯完了,我们没有借口了,不能再无视在京城搭起帐蓬的女律师,不能再熟视三聚氰氨重出江湖,生活或许比足球更烂,但远比足球重要,借口之中,永远找不到通往世界的接口。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